古代篇YY

恥かしだけどな。。。一部分

永遠青春綺麗ツデレ17歳の社長様よ、このままに続きなさい!!

強靭無敵最強だ!粉砕玉砕大喝采!!全速前進だ!!(こら、おめえ!!

(片段,不解释不解释一切不解释……)

古代篇YY

你是哪一条河流,可以流入怀抱着爱的臂弯;你是哪一种飞燕,不顾一切滑入天空不顾海的挽留;你是哪一片浪花,义无反顾地消解去滋润干涸的唇。

塞特……

那一双眼睛给他以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动,像倦行者看到绿洲,思乡人回到故乡,濒死时感到神迹降临——塞特至于他,就是那样的一种绿洲、一种故乡、一种神迹,尽管他不曾倦过离乡过伤病过,可他知道,塞特就住在心中那个名为最爱的人的房间里。无可替代。

(我这写啥哪……)

“臣下请求开仓赈民!下埃及的情况已经……”在外奔波一个半月的神官皮肤微皲,变黑的皮肤更衬得蓝眸莹润如星,闪烁着热切的、所求必达的光芒,仿佛他才是法老王,他才是一切的决策者,而他只不过是同自己商量一下赈灾的事情罢了……(上下埃及统一之后……呃,需要百度和图书馆的埃及史)

毫无来由的自信自傲或者自负!法老一挥手正欲发作,阿克纳丁长老出列发言:

“英明的法老王在上,臣下以为,这样不妥…下埃及的情况严重与否只有塞特神官一个人知晓,这样轻率下令未免有失偏颇……”阿克纳丁似乎以为他挥手是同意下令了,稚嫩却并不缺乏主见的少年法老意示安抚地笑了,“阿克纳丁,我知道,你向来都是如此稳妥公正的,我的意见正如你刚才所言。”

阿克纳丁如获恩赐连连点头退回臣列里,塞特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法老王是有所耳闻的,塞特和阿克纳丁的关系不错,以塞特的脾性,能有个深入交流的人实在是罕见至极,他丝毫不介意让塞特连这一个亲密之人也主动推开。或者说,他巴不得。(这是怎样一个鬼畜的法老|||)

“法老王可以张开无所不知的荷露斯之眼一观,便知臣下所言非虚!”塞特再拜,低头时从栗色发丝掩映的披风间露出一小段脖颈,偏象牙色的肌肤与栗发蓝眼的完美配合。

法老眯起眼,“倒是个好主意。”

塞特身躯一震,他早先便隐隐觉察法老似乎总有意刁难他,断不可能如此轻易便采纳他的某项进言。

“只是、这尼罗河改道的罪责……该由谁负啊?——今年的祈祷,不是由塞特你主持的吗?为什么慈爱的尼罗河母亲会抛弃我的子民,转向西方啊?”(关于地理的一切皆为胡编,切勿考证|||)

“……臣下知罪。”

“如何惩罚呢?”法老王把玩右手金戒,惬意地晃了晃脖颈。看见他忍气吞声的样子便格外舒服呢。

“但凭法老王定夺!”塞特伏身。

“那就面向拉神诚心忏悔吧……祈求他能原谅你的过失——当他听到了,就会降下雨来通知我。”

极日之刑,无论何时都如向日葵(埃及有这个?)直面太阳而立,不得遮挡,不得休息,只有专人会定时定量的供给水源,而要等到这正值干季(还是雨旱季?)万里无云的天空下雨,又要多久呢?

塞特扯出一抹冷笑,“谨遵御令。”

语毕,头也不回大踏步地走出殿去。他何曾受过这种侮辱,下埃及的种种仍萦绕在他眼前,而这昏庸无能的法老不去关注灾情民生反而借机惩罚自己…与其看着曾经丰饶美丽的埃及在这种统治下腐朽凋亡,不如让自己送它一程涅磐重生!

×××
塞特已经跪了两天了,膝盖早就被粗糙的石面磨出血泡,破掉再结痂,没有隔绝阳光的衣物,不能举起手遮挡刺眼的阳光,塞特睁大眼不让汗珠顺湿成绺的发尖滑入,他努力不去想关于法老的种种,在肉体麻痹,精神疲软又得不到放松的情况下,他清楚地感觉到有汗珠顺自己的脊梁滑入腰间衣物(那叫啥?遮羞布?爆)中,冰凉且带着某种不好的预感。

“……”一声若有似无的轻哼唤回了塞特的意识,那不是汗珠,是人的手指!

法老王!

无情的手指顺脊梁下滑,如某种冷血的鳞片动物,亲昵地贴在腰间。

“恕臣下现在无法行跪拜礼,法老王。”塞特压制着怒气,冷淡地开口道。

“无妨,我只是突发奇想,想看看塞特卿状况如何。”

“现在您看到了。”塞特低头,不去看居高临下的法老,不去在意他的举动。

“其实……我是想告诉你……”法老毫无预兆地俯下身,贴耳道,“下埃及的事,我会去看的。”湿润的音节与触感,塞特猛地偏回头,“!!”

法老直起身,一笑,转身而去。

不知与法老对峙的时间流逝得有多快,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竟然已经乌云密布,一丝雨脚落在他额上。

下雨了。

塞特麻木地起身,接过侍官递来的披风,侍官看他的眼神有些游移,塞特依旧以昂首漠视所有的目光,他是孤军,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是。

×××
哇啊啊啊已经25号了社长对不起!!!(猛虎落地式

题目 : 粉砕☆玉砕☆大喝采☆へようこそ!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tag : 社長 YGO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链接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