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片段集

【原创/OA】小片段

大概连3k党也做不了OTL
————

Gakuto打来电话的时候,Atobe在看原文书,从客厅那边传来的瓦格纳音量是他让觉得最舒服的大小,于是当复古的电话铃猛地响起时Oshitari几乎是跳起来接的。

喂喂,哦,Gakuto啊。他斜着眼瞧向Atobe的方向,侧影一动不动。

啊,挺好的,Kei也是,Hiyoshi呢。再看一眼,似乎并未因为他亲昵的称呼而动容。

喂喂,不要突然那么大声吼啊。在听到的瞬间把听筒拉远了耳畔,然而泄露出来的音量还是让他叫痛。

好好,不提他,话说回来打电话的目的是什么啊,不会又是……声音渐低的同时再看一眼Atobe,漂亮的指尖划过质地优良的书页,完全的沉浸。

嗯……嗯……

…………………………

不知不觉和Gakuto讲电话居然讲了半个多小时,不过主要是Gakuto在撒娇倒苦水,他也就干脆转过身注视着Atobe,金棕色的头发在日光下笼着浅金色的光晕,漂亮修长的左手放在书页上,右手支颐,穿着他的白衬衫,肩不合适,袖子也有点长。

……不由自主地,就忘了电话那头的Gakuto。

只是注视着他。

直到少年时的拍档再度大分贝袭击才回过神来。

啊啊,我有在听啦。啊呀,不行啦,我觉得这种事还是你自己和他讲清楚比较好啊,如果躲到我这里来一次,以后肯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的,那样的话问题还是解决不了喔,这不是Gakuto的作风对吧?

等待对方情绪渐渐平复再耐心地讲道理,这是多年来相处时总结的规律。

呵呵,我就说嘛,Gakuto最可爱了。

那好,就这样,拜拜,祝你成功哟~

呼出一口气,轻轻挂上电话,蹑手蹑脚走至Atobe身后。

深吸一口气,弯下腰,把椅子和椅子上的人全部包在怀里。Kei怎么了,不高兴?

金色长睫毛抖了抖,透蓝眼珠向反方向移动,垂下眼帘。不去看你的医学字典跑过来干什么。

怕你不高兴啊。在耳边呼气,果不其然睫毛抖得更厉害了。

我有什么好不高兴的,自作多情。

啊啊,Gakuto不会来的啦,我已经把他劝回Hiyoshi家了。

真是好好先生啊。讽刺的语调,习惯性上扬的眼角和眉尖,与男人熟知此习惯而迎面而来的目光对视。

一瞬间不知所措,上扬的眉垮了几分,眼睛里也流出几分疑惑。你……

啊啊,你手里的书半小时没翻过一页,这也太明显了。像是恶作剧得逞的狐狸眯起了眼,在对方恼羞成怒前缩小距离,让彼此的视野里成为唯一。

唔…混蛋Yushi。



——END——

打出这三个字的我是多么的如释重负心绪难平啊……看来还是短篇好,可以经常打这几个字OTL

依旧是小片段

部活后的休息室里逐渐安静了下来,不停地和Atobe拌嘴的Shishido和Ootori有说有笑地走出休息室,Hiyoshi被Mukahi蹦蹦跳跳地硬是拽跑了,Kabaji居然背着两个人的网球袋先行一步,不知什么时候休息室里只剩下了Atobe和自己两个人。

自己还在不停地噼里啪啦敲简讯应付昨天才认识的热情女生,Atobe已经换好了校服,却又站在柜子前不知道在干什么。

[嘻嘻,Oshitari学长果然了不起呢,练习对你来说像是参加宴会一样优雅呢。]

/呵呵,不会呀,要说优雅的话,Atobe他才是吧。/

提到自家部长,他下意识抬起头确认他的情况,Atobe坐在另一条长凳上,随意地打开腿坐着,并没有玩手机什么的,眉毛习惯性地皱着,穿过金色的发丝,那对透蓝色的,像娃娃似的琉璃眼珠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自己的柜子。

[啊啊,AtobeSAMA啊,虽然优雅可是总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呢,不像学长那么亲切啊。]

哪里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分明是咄咄逼人啊,让人不敢直视的美貌也好啊,仿佛在发光的球技也好啊,简直是走在人群中也能一眼认出绝无分号的耀眼度嘛。就连、就连被无数人夸赞为温柔体贴平易近人的自己,也会不自觉地,和他保持一定距离,哪怕是……

/Atobe财团的大少爷哦,我这个平民怎么能和他相比呢~/

按着键盘时,却不由自主打出了这样的话,还差点打出“Kei”上去,这只手机的键盘果然还是有点用不惯啊——自己惯用的那只前些阵子被Atobe不幸摔坏屏幕阵亡,第二天Atobe就面带不屑地丢给自己这只新的,据说是蓝宝石屏幕的,“划都划不烂不像你那劣质品摔一下就坏”,大少爷如是说。

最后还是说不要他送,暂借就好了,拿着不敢询问市价的手机,平时都是单手操作的他不由自主地改成了双手。

——像对待大少爷那样小心翼翼地对待这只手机。

[啊啊,话不能这样说喔,大少爷虽然也很好,可是我还是更喜欢学长你啦。]

/那就多谢千穗的支持咯,今年的“最想与之约会的男生”第一名还是我多亏了千穗的投票呢~/

明明知道仅仅她的一票是肯定不能成功登顶的,还是亲切又疏离的语气。

持续着没什么营养的对话。



——啪!

Atobe把手里攥着的什么东西拍在了长凳上站了起来。

还没等自己看清是什么,Atobe就已经占据了整个视线。

喂,听好了,本大爷只说一遍,敢忘记的话本大爷绝对要半夜拿你的臭袜子捂死你!

领带被身材矮一点气势却完全不矮的人揪住,因而被迫与之对视——这给他一种仰视对方的错觉。

呃……

本想说Kei我的袜子一点也不臭啊,可是看着对方因莫名的激动而微微泛红的脸又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哼,从此以后,不许和本大爷以外的人发简讯!不许注视本大爷以外的人!有胆的话就尽可能试着违反看看好了。

气势汹汹的威胁和自下而上的睨视并未给自己带来笑意却让他觉得对方真的会认真收集一堆(不属于自己的,比如Shishido的)臭袜子塞进他的鼻孔装大象……

啊啊,还是不要了,不禁轻轻甩头想把这个念头甩出自己的脑袋,却被对面的少年以为是对此存有异议,……亲了本大爷还想和别的女孩交往这种事……绝对不允许!小声恶狠狠地斥责着,拉扯领带的手拽得更狠了,变得更红的脸先是凑近又扭向一边,连珍珠白的耳垂都沁着粉色。

莫名的感情霎时袭击了胸腔,他郑重地点点头,我会对你负责的。

却惹来扯住领带的手更剧烈的颤抖,那、那就快点和本大爷回家啊,磨磨叽叽地和别人发简讯,烦都烦死了!

颈上的压力骤然一松,Atobe垂下头,似乎意识到表露得有点太过了。

啊,原来你……是在等我啊。

视线这回畅通无阻地捕捉到,刚刚被Atobe摔在长凳上的,是和自己一样的,同款手机。

——END——

半夜的灵感……我也不知道是在写什么啦|||

总觉得我家狼似乎格外绅士?这样有15岁的少年感觉了吗?总是色色的真教人受不了啊~(鸡皮疙瘩ing

而我家的Kei大概是有点傲娇太过了?有点小主动,希望不会被大家认为是故意卖萌才好啊>///<
RSS链接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