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片段集

【原创/OA】小片段

大概连3k党也做不了OTL
————

Gakuto打来电话的时候,Atobe在看原文书,从客厅那边传来的瓦格纳音量是他让觉得最舒服的大小,于是当复古的电话铃猛地响起时Oshitari几乎是跳起来接的。

喂喂,哦,Gakuto啊。他斜着眼瞧向Atobe的方向,侧影一动不动。

啊,挺好的,Kei也是,Hiyoshi呢。再看一眼,似乎并未因为他亲昵的称呼而动容。

喂喂,不要突然那么大声吼啊。在听到的瞬间把听筒拉远了耳畔,然而泄露出来的音量还是让他叫痛。

好好,不提他,话说回来打电话的目的是什么啊,不会又是……声音渐低的同时再看一眼Atobe,漂亮的指尖划过质地优良的书页,完全的沉浸。

嗯……嗯……

…………………………

不知不觉和Gakuto讲电话居然讲了半个多小时,不过主要是Gakuto在撒娇倒苦水,他也就干脆转过身注视着Atobe,金棕色的头发在日光下笼着浅金色的光晕,漂亮修长的左手放在书页上,右手支颐,穿着他的白衬衫,肩不合适,袖子也有点长。

……不由自主地,就忘了电话那头的Gakuto。

只是注视着他。

直到少年时的拍档再度大分贝袭击才回过神来。

啊啊,我有在听啦。啊呀,不行啦,我觉得这种事还是你自己和他讲清楚比较好啊,如果躲到我这里来一次,以后肯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的,那样的话问题还是解决不了喔,这不是Gakuto的作风对吧?

等待对方情绪渐渐平复再耐心地讲道理,这是多年来相处时总结的规律。

呵呵,我就说嘛,Gakuto最可爱了。

那好,就这样,拜拜,祝你成功哟~

呼出一口气,轻轻挂上电话,蹑手蹑脚走至Atobe身后。

深吸一口气,弯下腰,把椅子和椅子上的人全部包在怀里。Kei怎么了,不高兴?

金色长睫毛抖了抖,透蓝眼珠向反方向移动,垂下眼帘。不去看你的医学字典跑过来干什么。

怕你不高兴啊。在耳边呼气,果不其然睫毛抖得更厉害了。

我有什么好不高兴的,自作多情。

啊啊,Gakuto不会来的啦,我已经把他劝回Hiyoshi家了。

真是好好先生啊。讽刺的语调,习惯性上扬的眼角和眉尖,与男人熟知此习惯而迎面而来的目光对视。

一瞬间不知所措,上扬的眉垮了几分,眼睛里也流出几分疑惑。你……

啊啊,你手里的书半小时没翻过一页,这也太明显了。像是恶作剧得逞的狐狸眯起了眼,在对方恼羞成怒前缩小距离,让彼此的视野里成为唯一。

唔…混蛋Yushi。



——END——

打出这三个字的我是多么的如释重负心绪难平啊……看来还是短篇好,可以经常打这几个字OTL

依旧是小片段

部活后的休息室里逐渐安静了下来,不停地和Atobe拌嘴的Shishido和Ootori有说有笑地走出休息室,Hiyoshi被Mukahi蹦蹦跳跳地硬是拽跑了,Kabaji居然背着两个人的网球袋先行一步,不知什么时候休息室里只剩下了Atobe和自己两个人。

自己还在不停地噼里啪啦敲简讯应付昨天才认识的热情女生,Atobe已经换好了校服,却又站在柜子前不知道在干什么。

[嘻嘻,Oshitari学长果然了不起呢,练习对你来说像是参加宴会一样优雅呢。]

/呵呵,不会呀,要说优雅的话,Atobe他才是吧。/

提到自家部长,他下意识抬起头确认他的情况,Atobe坐在另一条长凳上,随意地打开腿坐着,并没有玩手机什么的,眉毛习惯性地皱着,穿过金色的发丝,那对透蓝色的,像娃娃似的琉璃眼珠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自己的柜子。

[啊啊,AtobeSAMA啊,虽然优雅可是总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呢,不像学长那么亲切啊。]

哪里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分明是咄咄逼人啊,让人不敢直视的美貌也好啊,仿佛在发光的球技也好啊,简直是走在人群中也能一眼认出绝无分号的耀眼度嘛。就连、就连被无数人夸赞为温柔体贴平易近人的自己,也会不自觉地,和他保持一定距离,哪怕是……

/Atobe财团的大少爷哦,我这个平民怎么能和他相比呢~/

按着键盘时,却不由自主打出了这样的话,还差点打出“Kei”上去,这只手机的键盘果然还是有点用不惯啊——自己惯用的那只前些阵子被Atobe不幸摔坏屏幕阵亡,第二天Atobe就面带不屑地丢给自己这只新的,据说是蓝宝石屏幕的,“划都划不烂不像你那劣质品摔一下就坏”,大少爷如是说。

最后还是说不要他送,暂借就好了,拿着不敢询问市价的手机,平时都是单手操作的他不由自主地改成了双手。

——像对待大少爷那样小心翼翼地对待这只手机。

[啊啊,话不能这样说喔,大少爷虽然也很好,可是我还是更喜欢学长你啦。]

/那就多谢千穗的支持咯,今年的“最想与之约会的男生”第一名还是我多亏了千穗的投票呢~/

明明知道仅仅她的一票是肯定不能成功登顶的,还是亲切又疏离的语气。

持续着没什么营养的对话。



——啪!

Atobe把手里攥着的什么东西拍在了长凳上站了起来。

还没等自己看清是什么,Atobe就已经占据了整个视线。

喂,听好了,本大爷只说一遍,敢忘记的话本大爷绝对要半夜拿你的臭袜子捂死你!

领带被身材矮一点气势却完全不矮的人揪住,因而被迫与之对视——这给他一种仰视对方的错觉。

呃……

本想说Kei我的袜子一点也不臭啊,可是看着对方因莫名的激动而微微泛红的脸又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哼,从此以后,不许和本大爷以外的人发简讯!不许注视本大爷以外的人!有胆的话就尽可能试着违反看看好了。

气势汹汹的威胁和自下而上的睨视并未给自己带来笑意却让他觉得对方真的会认真收集一堆(不属于自己的,比如Shishido的)臭袜子塞进他的鼻孔装大象……

啊啊,还是不要了,不禁轻轻甩头想把这个念头甩出自己的脑袋,却被对面的少年以为是对此存有异议,……亲了本大爷还想和别的女孩交往这种事……绝对不允许!小声恶狠狠地斥责着,拉扯领带的手拽得更狠了,变得更红的脸先是凑近又扭向一边,连珍珠白的耳垂都沁着粉色。

莫名的感情霎时袭击了胸腔,他郑重地点点头,我会对你负责的。

却惹来扯住领带的手更剧烈的颤抖,那、那就快点和本大爷回家啊,磨磨叽叽地和别人发简讯,烦都烦死了!

颈上的压力骤然一松,Atobe垂下头,似乎意识到表露得有点太过了。

啊,原来你……是在等我啊。

视线这回畅通无阻地捕捉到,刚刚被Atobe摔在长凳上的,是和自己一样的,同款手机。

——END——

半夜的灵感……我也不知道是在写什么啦|||

总觉得我家狼似乎格外绅士?这样有15岁的少年感觉了吗?总是色色的真教人受不了啊~(鸡皮疙瘩ing

而我家的Kei大概是有点傲娇太过了?有点小主动,希望不会被大家认为是故意卖萌才好啊>///<

【09社长庆生文/片段】前段时间Y 的 图书馆随手文

法老X神官w,图书馆美术史和神话的妄念OTL

(图书馆就是要破廉耻!)
徘徊在时光中的少年法老俯身去亲吻身下人的额头,他的右手抚在他的发顶,指间是柔软的茶色发丝,法老现在可以清楚地看见对方同样为茶色的睫毛。像小刷子,又像是生长了三千年的纸莎草。他眼中的感情像一个波澜不惊的梦溶化在对方额上,以唇开启:“Seto……”

比天空更清澈比海洋更深邃比世上哪一种蓝都要美的眼睛阖上了,享受着身上人的温存。


法老王的嘴唇摩挲着身边人的金饰。蛇神寄宿的戒指,他连那修长的手指也一同膜拜;荷露斯的眼睛在胸前闪光,他以手遮之怕他羞愧;金质耳饰,他以
舌尖走过每条沟壑。比尼罗河更蓝的眼里波光潋滟,“法……”

“嘘…叫亚图穆……”

“你……”神官蹙起眉,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拉神说,虽然我必须离开,但我现在还不能见他……于是我的墓照常处理,你再建一座吧……”法老王一敛情欲,转换了话题。

“你…要去哪里?”神官坐起身,布料从平坦光滑的胸膛滑落,马上又意识到对方非人的现实,神官恢复了平日的冷静。

“小声点、塞特。我的灵魂与你同在……不仅仅是夕暮……”法老王停留在蛇形戒上的手渐渐变成透明的珍珠色,失去实感。

“亚图穆!”神官还是喊出声,“法老王请指示!”,门外的侍卫尽责地很快叩响了门,他看看身边,空空荡荡,温度犹存。


他接替他的位子,成为拉的儿子。他亦常常去自己的陵寝散步,他的画像开始出现在壁画上,奴隶们尽心尽力地为他们新的宗教的顶点服务,他却盯着那画出神。

交叠的双手,繁重的饰品,象牙色肌肤,栗色头发,蓝眼睛,黛黑眼角。



海马濑人推开身上人,“你在叫谁。”
他在美术展有一面之缘的法老画像浮现在脑海里:法老王最钟爱的栗色发丝,最常亲吻的蓝色眼眸,最喜欢描绘的玄色眼角。最亲密的人。

少年法老默然,“你是Seto。”不是Seth,不是冰冷狠毒那晚却异常柔软的他的堂兄,是冷静自负口不对心的他的宿敌。

他热爱与塞特勾心斗角的日子,他一次次挫败他的阴谋,用尽方法羞辱他,却给他人前以仅次于法老王的、极致的光荣,他不杀他,他生了一张美丽的脸,比哪一位神祇都深深地吸引了他,因此歹毒的心和层出不穷的计谋也因此变得对方与众不同的理由。

海马与他不同,是真正的纯粹的结晶体,是世上最纯最美的蓝宝石。

那个吻联结了三千年的时光,他与他共享了一段未被记录的往事,一段不曾公开的回忆,一个铭记至今的秘密。

年轻的社长冷笑:“明天你就能见他了。”

少年法老摇摇头,“但我将见不到你。”

——Fin——

时间推定在表暗对决前一晚?于是这篇纯粹是对埃及神话里塞特的美化(喂),不过貌似奥西里斯和他更有JQ的样子,不过荷露斯杀叔叔也萌死了口牙>"<

人家的古代塞特-蛇蝎美人。现代社长-傲娇美人。XDDD 真有表里濑人的话,会比两个游戏更令人吃不消啊XDDD(这样才好玩咩~

(现代叫法老,古代叫法老王,于是我相信这样就分得开了|||)

题目 : 粉砕☆玉砕☆大喝采☆へようこそ!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tag : YGO 社長

古代篇YY

恥かしだけどな。。。一部分

永遠青春綺麗ツデレ17歳の社長様よ、このままに続きなさい!!

強靭無敵最強だ!粉砕玉砕大喝采!!全速前進だ!!(こら、おめえ!!

(片段,不解释不解释一切不解释……)

古代篇YY

你是哪一条河流,可以流入怀抱着爱的臂弯;你是哪一种飞燕,不顾一切滑入天空不顾海的挽留;你是哪一片浪花,义无反顾地消解去滋润干涸的唇。

塞特……

那一双眼睛给他以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动,像倦行者看到绿洲,思乡人回到故乡,濒死时感到神迹降临——塞特至于他,就是那样的一种绿洲、一种故乡、一种神迹,尽管他不曾倦过离乡过伤病过,可他知道,塞特就住在心中那个名为最爱的人的房间里。无可替代。

(我这写啥哪……)

“臣下请求开仓赈民!下埃及的情况已经……”在外奔波一个半月的神官皮肤微皲,变黑的皮肤更衬得蓝眸莹润如星,闪烁着热切的、所求必达的光芒,仿佛他才是法老王,他才是一切的决策者,而他只不过是同自己商量一下赈灾的事情罢了……(上下埃及统一之后……呃,需要百度和图书馆的埃及史)

毫无来由的自信自傲或者自负!法老一挥手正欲发作,阿克纳丁长老出列发言:

“英明的法老王在上,臣下以为,这样不妥…下埃及的情况严重与否只有塞特神官一个人知晓,这样轻率下令未免有失偏颇……”阿克纳丁似乎以为他挥手是同意下令了,稚嫩却并不缺乏主见的少年法老意示安抚地笑了,“阿克纳丁,我知道,你向来都是如此稳妥公正的,我的意见正如你刚才所言。”

阿克纳丁如获恩赐连连点头退回臣列里,塞特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法老王是有所耳闻的,塞特和阿克纳丁的关系不错,以塞特的脾性,能有个深入交流的人实在是罕见至极,他丝毫不介意让塞特连这一个亲密之人也主动推开。或者说,他巴不得。(这是怎样一个鬼畜的法老|||)

“法老王可以张开无所不知的荷露斯之眼一观,便知臣下所言非虚!”塞特再拜,低头时从栗色发丝掩映的披风间露出一小段脖颈,偏象牙色的肌肤与栗发蓝眼的完美配合。

法老眯起眼,“倒是个好主意。”

塞特身躯一震,他早先便隐隐觉察法老似乎总有意刁难他,断不可能如此轻易便采纳他的某项进言。

“只是、这尼罗河改道的罪责……该由谁负啊?——今年的祈祷,不是由塞特你主持的吗?为什么慈爱的尼罗河母亲会抛弃我的子民,转向西方啊?”(关于地理的一切皆为胡编,切勿考证|||)

“……臣下知罪。”

“如何惩罚呢?”法老王把玩右手金戒,惬意地晃了晃脖颈。看见他忍气吞声的样子便格外舒服呢。

“但凭法老王定夺!”塞特伏身。

“那就面向拉神诚心忏悔吧……祈求他能原谅你的过失——当他听到了,就会降下雨来通知我。”

极日之刑,无论何时都如向日葵(埃及有这个?)直面太阳而立,不得遮挡,不得休息,只有专人会定时定量的供给水源,而要等到这正值干季(还是雨旱季?)万里无云的天空下雨,又要多久呢?

塞特扯出一抹冷笑,“谨遵御令。”

语毕,头也不回大踏步地走出殿去。他何曾受过这种侮辱,下埃及的种种仍萦绕在他眼前,而这昏庸无能的法老不去关注灾情民生反而借机惩罚自己…与其看着曾经丰饶美丽的埃及在这种统治下腐朽凋亡,不如让自己送它一程涅磐重生!

×××
塞特已经跪了两天了,膝盖早就被粗糙的石面磨出血泡,破掉再结痂,没有隔绝阳光的衣物,不能举起手遮挡刺眼的阳光,塞特睁大眼不让汗珠顺湿成绺的发尖滑入,他努力不去想关于法老的种种,在肉体麻痹,精神疲软又得不到放松的情况下,他清楚地感觉到有汗珠顺自己的脊梁滑入腰间衣物(那叫啥?遮羞布?爆)中,冰凉且带着某种不好的预感。

“……”一声若有似无的轻哼唤回了塞特的意识,那不是汗珠,是人的手指!

法老王!

无情的手指顺脊梁下滑,如某种冷血的鳞片动物,亲昵地贴在腰间。

“恕臣下现在无法行跪拜礼,法老王。”塞特压制着怒气,冷淡地开口道。

“无妨,我只是突发奇想,想看看塞特卿状况如何。”

“现在您看到了。”塞特低头,不去看居高临下的法老,不去在意他的举动。

“其实……我是想告诉你……”法老毫无预兆地俯下身,贴耳道,“下埃及的事,我会去看的。”湿润的音节与触感,塞特猛地偏回头,“!!”

法老直起身,一笑,转身而去。

不知与法老对峙的时间流逝得有多快,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竟然已经乌云密布,一丝雨脚落在他额上。

下雨了。

塞特麻木地起身,接过侍官递来的披风,侍官看他的眼神有些游移,塞特依旧以昂首漠视所有的目光,他是孤军,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是。

×××
哇啊啊啊已经25号了社长对不起!!!(猛虎落地式

题目 : 粉砕☆玉砕☆大喝采☆へようこそ!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tag : 社長 YGO

居然中文了……

原本是因fc2全日文懒得用,没想到现在全中文了XD正好blogbus维修,先开个用用~
RSS链接
链接